毕业记略

戴个耳机,配上BGM阅读体验更佳哦~ ------------ # I 大概是2004年的某一天吧。 几个年轻小伙来到了山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学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操场。这个200米的操场刚整修成了橡胶操场,如果从天上看,这里肯定是与周围灰白的建筑不太搭调的一团新绿吧。 在操场嬉戏的小孩们很快注意到了这一波陌生的大人。这几个大人显然不是学校的老师,只见他们有说有笑的来到了操场中

- 阅读全文 -

写在婆婆去世之后

2021年12月31日20点45分,婆婆去世了。2022年1月1日9时,婆婆被安排下葬。——————这应该是继高中分班事件之后,第二件让我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来自世界的恶意。刚看完大家各种欢乐过元旦等新年的朋友圈,家里在每周五的定时联络里说婆婆状态每况日下,今晚可能会很艰难。我当时还没多想,毕竟之前的两个月里已经抢救过三次了,每次至少就结果而言都还是化险为夷的。30分钟之后,妈妈打来了电话(不是微信视

- 阅读全文 -

2022跨年记

最近除了绞尽脑汁写毕业论文以外就是在博后与公司之间踌躇,之前的我似乎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是一次很重要的选择——或者说“退出”机会。我似乎可以在这个时候选择放弃科研,过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可是经过几番脑内争论,其实主要还是下面这个故事,一语点醒梦中人。“呵简直笑话,你别以为你还有得选,你早就不能回头了”,我如是对自己说道。 清华师弟也时不时在说,不要觉得自己科研搞不成可以退一步

- 阅读全文 -

疫期随笔

其一 已经记不得回来多少天,还有多少天才能回上海了。 我每天起来还是会看一眼感染人数的统计数字和曲线图。这样对于整体局势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至于其他的相关新闻就随缘看了,虽说不会主动去搜集,但是我这一天空闲的看手机的时间这么长,那些有的没的基本也都还是会看到。 我的心态确实从最开始的恐慌,到后来的愤怒,再到后来的无奈,最后到现在的平静,经历了好几个阶段。现在我看到那些正面的

- 阅读全文 -

2020跨年记

这几天拉肚子,吃不好也睡不好(半夜被肚子疼醒然后起来跑洗手间)。心情自然也就很down。自己的实验几乎陷入停滞,我觉得自己利用起这段没有力气干活的时间,给师弟师妹介绍了一些课题相关的背景,给他们答疑解惑,助力一把让他们早日进入状态,这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了吧。本来对于周五之行心情也从期待变成了慌张——万一没有痊愈在路上出了问题怎么办。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乾菱更新的微博日常。 怎么说

- 阅读全文 -

  • 网站运行:11年254天11小时26分
  • 访客总数:461,742次
  • 文章总数:411篇
  • 评论总数:18条

最近回复

  • 学徒工小狼: 但是要把天基重工搞起来,前期必然需要堆人力呀,几百几千号人在太空...
  • 不愿公开姓名的破兜: 天基重工业才是天基农业的基础!
  • 破兜: 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从早睡早起开始。

分类

标签

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