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跨年记

这几天拉肚子,吃不好也睡不好(半夜被肚子疼醒然后起来跑洗手间)。心情自然也就很down。自己的实验几乎陷入停滞,我觉得自己利用起这段没有力气干活的时间,给师弟师妹介绍了一些课题相关的背景,给他们答疑解惑,助力一把让他们早日进入状态,这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了吧。本来对于周五之行心情也从期待变成了慌张——万一没有痊愈在路上出了问题怎么办。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乾菱更新的微博日常。 怎么说

- 阅读全文 -

【博士政治结课论文】科学,必然是幸福与正义的伙伴

> 这是我当年(2016年)研究生课程《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的结课论文。 科学,必然是幸福与正义的伙伴 ——科学技术的两面性分析 #### 写在前面:   科学,必然是幸福与正义的伙伴——本来,在“科学技术的两面性分析”这个命题背后的语境下,这句话是需要进行一番批判之后才能提出来的,而我并没有这么做的原因则是:与命题的默认思路相反,我并不认为这句话是需要进行客

- 阅读全文 -